爱心捐卵网公告: 感谢大美女的爱心,为湖南Z哥送来一个生命的种子,再次感谢。

捐卵 | 捐卵子 | 上海捐卵 | 北京捐卵 捐卵平台

他卖了3万元的肾。 主页 > 捐卵服务 > 北京捐卵 > >
来源:爱心捐卵网 时间:2018-06-25 18:03

       4年来,他心中隐藏着一个秘密。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不久以前,许多国内媒体报道了北京海淀区人民检察院起诉全国最大的非法贩卖肾脏案件,并再次回忆起他自己的痛苦经历。4月16日,南昌男孩程昌(笔名)联系本报记者说,他想揭开国内肾脏产业的内幕,因为他自己卖肾的经历让他压抑了很长时间。同时,他想以自己的经验劝告所有的年轻人,永远不要像他那样非法贩卖肾脏。
       2008年3月初,程昌乘火车抵达安徽巢湖。在巢湖呆了3个多小时后,他被一名安徽男子带到山东的菏泽。
       16日上午,南昌的街道阳光明媚。据事先约定,记者来到南昌南湖路和程昌见面。当记者来到南湖路一家餐厅附近时,他看到一个身穿深色衣服的年轻人,28岁,独自坐在一张椅子上。程昌很瘦,精神病,你真的卖你的肾脏吗记者疑惑。看看我的伤疤。程昌覃松了一口气,打开了他的衣服。记者看到他的左腰部长了8厘米长的疤痕。程昌说他的伤口仍然很小,卖肾脏的人有更长的伤口。卖掉他的肾脏接下来,程昌告诉记者卖肾的过程。
       程昌告诉记者,当他很小的时候,他的父母离婚了。初中毕业后,他退学了,后来在社会上度过了很多年。2007年底,程昌决定开一家干洗店。当时,他已经积累了2万多元,但至少需要5万元来开一家干洗店。程昌知道他的家人情不自禁。自从父母离异后,他就一直和母亲住在一起,母亲的收入也不高。经过深思熟虑,程昌决定找一个朋友借3万元的资本周转两个月。朋友听说他得不到3万元钱,但他能来。为了帮助程昌杰放贷,当时程昌认为只要干洗店开,生意好,高利贷不应该是个大问题。干洗店的生意远非设想。两个月的最后期限就要到了。程昌别无选择。他答应借钱给他的朋友。朋友答应再给他一个月的宽限期,但利息会加倍,程昌不得不接受。
       一天晚上,当程昌在网吧上网时,他看到了一个肾源广告。广告商是安徽省巢湖的一名男子。
       面对高利贷的压力,程昌试着与想买肾元的安徽人联系。他接到电话后,发现自己只是一个中介人,被委托去找肾源,因为有人得了重病,需要换肾。聚会的费用大约是3万元。
       你不了解我的成长环境,我家一直很穷,这个社会很现实,没有钱,亲戚朋友也看不到你,所以我没有几个亲戚朋友可以帮忙,所以大的困难只能自己解决。
       2008年3月初,程昌乘火车去巢湖站。下车后,一个似乎比他小一点的安徽人把他带到当地社区的一个三居室、一厅的房子里。在那里,程昌看到了6个陌生人。这位安徽男子说有两个人在RO。OM,像他一样,也卖肾脏,用他们的行话作为捐赠者,还有其他人作为中间人。在巢湖呆了3个多小时之后,安徽人带着程昌和另一个肾贩子坐在开往山东的火车上。
       列车抵达山东菏泽后,安徽男子称为山东男子。山东男子将三人带到山东菏泽的一家小旅馆。这家小旅馆离单县站不到500米,在那里,程昌看到了另外三个肾。第二天,他和其他几个捐赠者被送到当地的一家医院做肝功能检查。4天后,这位山东男子把程昌带到济南的一家大医院做KI。DNE移植匹配检查,并于当天返回单县。在等待6天之后,程昌被告知他将去北京做手术,因为他的肾脏和北京的一位著名病人已经成功匹配。随后,山东男子前往北。京与程昌。
       到达北京后,程昌和山东人乘地铁到天坛附近的一座行人桥,两人等了一会儿,一个大约30岁的胖子出现了。在领头之后,胖子给了山东人一些钱,所以山东人带着程昌去了。呆在当地的一家旅馆。两天后,程昌被送到当地的一家医院做胖子的例行检查。
       在检查过程中,一个女中介出现了。这个女人大约28岁,说话带有南方口音的普通话口音。看到常昌后,这位女士需要经过各种手续,拿走了程昌的身份证。之后,这位女士看到了程昌和FA。米莉成员买了肾元患者。
       接着,程昌接受了许多考试。直到2008年4月30日,所有的体检都停止了,然后他等待手术时间。
       看着手术的时间越来越近,程昌很紧张,因为身边没有家人,他担心在手术台的情况下,你又怎么做如果中介在操作结束后逃走了,会发生什么
       北京的女中介看到了他的忧虑,安慰他说:你不用担心。对我们来说,做这一行是一个很好的名声。因为3万元,你永远不会有麻烦。只要操作完成,钱就会出现在你的银行卡上。如果手术中发生意外,我会请医生。
       手术前,医生向程昌询问了一些病例,如姓名、年龄、住址、与病人的关系等,程昌事先由中介回答了这个问题,中介已经准备了一套假药,程昌的名字。成为黄鑫,黄,24岁,是表亲。在完成正常手续后,医院签署了程昌关于捐赠肾脏协议的材料等。之后,他被提升到手术室,麻醉后,程昌对此一无所知。
       后来,家属告诉他,手术当天早上,他大约7:30进入手术室,直到下午2:30才出院,手术后,程昌和病人一起生活。
       大约5天之后,医生说他可以下床。程昌在银行附近的一个银行自动柜员机里痛苦地询问他的银行卡,银行是3万元,这给了他一点安慰。
       回到医院,他从家人那里得知,他的家人支付了约200000元的医疗费。在医院住了几天之后,程昌出院了。
       那年5月17日,程昌回到南昌,留下了一点钱来抚养他的伤口。他把大部分钱花在高利贷上,后来他的朋友们付钱给他。
       自从卖了一个肾以后,程昌觉得他的体力跟老的不一样,不做繁重的工作,身体的免疫力,经常感冒,发烧和头痛。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后悔,后悔自己在诱惑的诱惑下做了傻事。和生命,憎恨那些非法从事肾脏买卖的中间人。
       程昌告诉记者,回想起来,他觉得自己在卖肾的过程中,被一个巨大的非法买卖肾脏网所吸引。起初,他被一个小中介卖给了一个大中介,他正在寻找一个捐赠者。捐赠者与患者委托中介单行接触。由患者委托的中介机构与医护人员的手术有利益关系,医生对供方信息的审查不严格,从而完成了非法病童的全过程。EY交易。
       江西中山法律公司律师程菲在接受采访时对记者说,国家有明确规定禁止销售人体器官,无论当事人是否自愿,2011年5月1日,《刑法修正案(八)》已在《华尔街日报》中实施。《刑法修正案(八)》规定,组织他人销售人体器官,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事件的整个过程,诱使受害人卖掉肾脏的中间人都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181-3785-8080